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牛义顺的博客

这是老打工仔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未标注文章均为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日志

 
 

在少年暴力问题上,不是老美法律严苛而是咱的法律软弱  

2016-04-27 11:06: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少年暴力问题上,不是老美法律严苛而是咱的法律软弱

牛义顺

      去年,在美国洛杉矶,欺负、污辱女同学的多位中国留学生近日被宣判,其中组织攻击女生的翟姓女生获刑13年,帮手女生获刑10年,协助女生(女友)攻击同学的章姓男生获刑6年。

     今天早上,凤凰网一条新闻说,章姓男生被判刑后,其父还对《纽约时报》抱怨并批评美国的法律体系,说人家严苛!

读了这条信息,看了详细文章,真的很无语。我不清楚这位父亲是怎么想的,如果受害人是他的女儿,受到了惨无人道的折腾,哪时他还会说人家的法律体系严苛吗?

 现在手机微信、微博之类的媒体很发达,我相信许多人常能看到我们国内某些学校学生群体欺负、污辱同学的“实况”视频,其残暴之程度也不亚于上述中国留学生在美国折腾同胞同学的水平。让人遗憾的是,这些暴力事件(视频)之所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核心问题是我们的法律远不如老美严苛,如果我们的法律对此类现象敢于施以重拳,悲剧怎么能够总是重复上演呢?

 上周末,天津的老孟同学在微信上传了一段视频,是几个男孩子打一个男孩子,他们先用砖头砸、用脚踢,似乎还不过瘾,竟然还用武打剧里的“飞踹”动作,高高跳起然后蹬往小男孩上身,而地上的男孩只能“哎呀哎呀”痛苦呻吟……看到这一幕,我气得浑身发抖,这些暴力动作好几天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我还反复假想,这些个孩子怎么那么狠?挨打的孩子心理阴影该有多大?如果挨打的是我的孩子,我又该怎么办?……

前几天,马云在济南大会上的演讲中,谈了中国教育是教强,育弱,大致意思是,我们的应试、技能教学还行,我们的人才培育落后。我基本也认同他这个观点。在我们的周边,许多家长愿意在高价学区房上投入,在孩子考试技能上投入,却忽略了孩子人品和思想行为教育。他们的目标是想让子女成为挣大钱的精英,而不一定是有贡献于社会的人才。

 我对法律的问题是一知半解,但在对少年暴力犯罪问题上,我觉得早些让某些问题少年品尝“法律”的滋味比晚品尝好,严格比宽松要好,这对遵纪守法的孩子是一种公平和保护,对暴力少年自己、甚至对其家人则是一种教育和警示,利大于弊。

 说到这儿,我讲个多年前的往事。我有个初中C同学,他的父亲曾是我们当地“一把手”,也是当时全地区最年轻的后备官员,仕途可谓一片光明。我这位同学呢,在初中还算规矩老实,到初二时,不知啥诱因,开始浪荡、厮混,无恶不作。许多受害人迫于压力(其母以护犊子出名),忍气吞声,公安部门也睁只眼闭只眼,人们私下送其外号“C衙内”。

在高三的时候,一个叫老潘的复员军人被“C衙内”带人打了一顿。原因是老潘某日见“C衙内”带几个女孩子趾高气扬忘乎所以就批评了他几句,想不到这下捅了“蚂蜂窝”,C不听劝说也就罢了,还和他结了梁子,连续揍了老潘三顿。在报警无解的情况下,军人出身的老潘直接找到C父——当地最高官员,请他严管儿子。

C父亲还好,接见了老潘,并承诺一定严管。

可是不久,C又带人找老潘的“茬”,意思是告他的“黑状”。老潘无奈,再去找C父,并劝告这位父亲:让你儿到部队锻炼吧,让部队教育教育,不然会给你捅大娄子!

C父还真听了老潘的建议,年底即将儿子送到部队,可没多久就被部队开除军籍,原因是严重违纪。

C从部队回来后,因有硬关系被安排进一个机关单位开车。不久,因奸淫幼女被抓,当时正赶上严打,判了重刑。为了救他,溺爱他的母亲和无奈的父亲均触法,其中C父因此事罢官、入狱,仕途完结,C也成了当地著名坑爹样本。(1984年《啄木鸟》杂志曾详细报道此事)

有个成语叫: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说的是鲍氏因为事务繁忙,没空管理孩子,结果两个儿子三天后就上房揭瓦的故事。对有些孩子批评教育一下,甚至惩戒一下是管用的,有些非动用法律不可。比如某些孩子依仗自己不满18岁连续犯案的重犯,就应当严惩,就应当用重刑!

章姓男生父亲对美国法律的“太严苛”的点评除了说明无知,也还说明咱们的法律太软了,在他的心里,他儿子在犯罪环节中最多算个帮手,在中国大陆或许只是教育一下、最多交点罚款了事儿,根本不应有牢狱之灾!但在美国,你这个“帮手”必须在牢里读监狱大学!

2016427于北京

下面是几张青少年暴力视频截图

 在少年暴力问题上,不是老美法律严苛而是咱的法律软弱 - 牛义顺 - 牛义顺的博客

 
在少年暴力问题上,不是老美法律严苛而是咱的法律软弱 - 牛义顺 - 牛义顺的博客
 
在少年暴力问题上,不是老美法律严苛而是咱的法律软弱 - 牛义顺 - 牛义顺的博客
 

 

 

附:中国留学生在美欺凌同学获刑 其父批美国法律严苛

参考消息网 2016427

 在少年暴力问题上,不是老美法律严苛而是咱的法律软弱 - 牛义顺 - 牛义顺的博客

 

   今年217日,洛杉矶高等法院对案件进行宣判,中国留学生章鑫磊走上法庭。

    参考消息网427报道 20153月章鑫磊卷入了一场多位中国同学参与的霸凌事件,因为在其中协助了当时的女友翟云瑶——他开车并去取了后来用来剪掉受害人头发的剪刀——而被判6年监禁。而翟云瑶因为组织这次攻击而被判13年,另有一女生被判10年。

      据美国《纽约时报》网站426报道,2012年,15岁的章鑫磊在父母的安排下离开出生成长的深圳去往美国。在洛杉矶,他和一个墨西哥移民家庭同住,并在当地高中就读。他整日和一群中国同学混在一起,打起电脑游戏无人能敌,但英语却总是学不好。

      最近几个月,19岁的他被关在一个中途监狱——加利福尼亚州克恩县(Kern County)的沃斯科州立监狱(Wasco State Prison),经过评估他等待被转移到最终的监狱服完刑期。

     很多人认为,这给留学热敲响了警钟,提醒那些远离家人独自在海外求学、艰难适应新生活的中国“降落伞儿童”可能遭遇的风险。在今年2月宣判之后,章鑫磊的父亲在《纽约时报》的专访中指出,最容易出问题的是像章鑫磊那样来自中国上层中产家庭的孩子,他们可能负担不起最好的学校或者最好的居住条件。他父亲在采访中批评美国严苛的法律体系,也说富裕的中国人一心送孩子去西方国家学习,是又一场“大跃进”。

      章鑫磊本人通过代理过此案的洛杉矶律师加里·米斯塔斯(Gary Meastas)回答了纽约时报提前提交的问题。这次采访于2016421当地时间上午在沃斯科州立监狱的探视区进行,米斯塔斯通过邮件发回了答案。米斯塔斯说,这次采访是以英语进行,当时在场的仅有他和章鑫磊,“我跟章鑫磊提出你要求采访章鑫磊,但监狱的规定不允许。他乐意接受《纽约时报》的采访。我把你的问题逐字逐句读给他听。以下是他的回答。”

 

(注:文章出版后,《纽约时报》接到章鑫磊父亲的电话,得知章鑫磊已转至最终监狱。)

 

      纽约时报:你觉得你惹上这样的麻烦、进了监狱,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你被独自一人留在美国,因为你是一个“降落伞儿童”吗?你觉得谁要对此承担责任?

     章鑫磊:我不知道怎么说……我不怪任何人。也许是我的错,因为我应该做好自己该做的事,但是我没有。我当时觉得,因为父母不在身边,想干什么都行。

      纽约时报:你父亲在纽约时报的一次采访中说,他觉得许许多多的中国父母不多加考虑就忙着把孩子送去美国,这就像一场“大跃进”。你同意吗?

      章鑫磊:我并不知道我爸爸想的具体是什么。但是我知道他是为我好。我们从没想到这样的事情会发生。

     纽约时报:他说他后悔送你去美国,他觉得自己应该为发生的事情承担责任。你怎么想?

     章鑫磊:我爸爸送我来美国因为他想要我拥有好的东西好的生活,但可能我那时候太小了,还不懂事。

     纽约时报:你有没有过“美国梦”,是什么?

    章鑫磊:我到美国的时候是15岁,对未来没有什么梦想。

     纽约时报:你现在的梦想是什么?你希望离开监狱之后做什么?

     章鑫磊:我现在的梦想就是尽快出去,然后尽我最大的努力(生活)。

    纽约时报:你觉得你出了这样的事情是不是因为你的女朋友翟云瑶?

    章鑫磊:我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纽约时报:你后悔和她在一起吗?你还和她保持联系吗?

     章鑫磊:我说不出来,因为我不责怪任何人。我被关起来以后,就没有再和她联系过。

     纽约时报:在经历过法院的审理之后,你对美国的司法体系有什么样的印象?你觉得判决是不是太重了?

     章鑫磊:我觉得,对于我所做的事情来说,这时间太长了……这是我的感觉。在和监狱里的其他人聊过之后。

     我尽量多和人聊天,来提高我的英语。自从被关起来以后,我对这个体系有了很多的了解。

     纽约时报:你从这次的经历里学到了什么?你觉得你当时做什么可以避免这件事情的发生?对于一些计划赴美求学的青少年,你有什么想说的?

      章鑫磊:如果我再有一次机会,我会阻止他们对那个女孩那么做……这个问题很难……我会告诉那些学生,别干坏事,做好事。

      纽约时报:对于那些批评你的中国网民,你有什么想说的?

      章鑫磊:当时我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但是我能理解为什么有一些人对我很生气,但是他们不了解所有的事实,他们并不知道我干了什么。

      纽约时报:你在美国监狱里的生活是怎么样的?你在哪一个区域,条件怎么样?其他的狱友都是什么样的人?你在那里有朋友吗?碰到什么麻烦吗?

     章鑫磊:我被关在自己的牢房里,整天困在这里,我想在监狱里学习一些课程,但是这些课经常会取消。我跟其他狱友关系还可以,我尊重他们,我没什么问题。伙食有时候相当不错,但其他时候就不怎么样……这里吃不到中餐。

     我一个人关在一个小牢房里……虽然有一个小窗户,但是基本上看不到什么。只有吃饭的时候或者有访客的时候,我可以离开我的牢房。我一个人觉得很无聊,多数时间我读读报纸、给家里人写信,我也在牢房里锻炼,多数时间做做俯卧撑。

     纽约时报:狱警对你好吗?

     章鑫磊:我和狱警关系挺好,他们尊重你……这里只有几个亚洲人……所以我有一些课程是和黑人狱友一起做的。

    这里的监狱告诉我,我很快就会被转移到最终的监狱……我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