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牛义顺的博客

这是老打工仔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未标注文章均为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日志

 
 

时代的烙印  

2014-06-13 11:04: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牛义顺
         一个人无论怎么能装,其身上的时代印迹是藏不住的,印迹如同树木的年轮,不是化化妆扑点粉就能掩饰的
        多年前一位老乡讲了个故事,说的是上个世纪的1976年的秋天,一位男青年和一位女青年到乡政府去登记结婚,当时国家的法定婚姻年龄是男20岁。女18岁。
       “你们是哪个村的?今天来这儿干啥?”乡民政干部问。
       “我是东王村的,她是南漳村的,我们是来领结婚证的。”男青年说。
       “你们是自愿的么?”民政干部看看女青年又看看男青年。女孩点点头,男孩也点点头。
       “这个女孩子,你多大了,叫啥名字?”
       “俺18,叫王社香。”
       “你呢?”民政干部朝男青年奴奴嘴。
       “我20了,我叫陈食堂。”男青年很不自然。
        民政干部笑了,说:“你们两个虚岁都才18,要说女孩子勉强够法定年龄,你这个陈食堂,还差两岁呢你急啥?
       “我是20嘛!”男青年少气无力想争辩。民政干部说:“孩子别争了,你是58年成立食堂那年生,最多也就18岁,你的名字清清楚楚写着呢。这个女孩子应该比你还大几个月,她出生时公社肯定刚成立,你们的名字瞒不了我。你们这婚姻不合法,回去吧,过两年再来”
      ......
         前天我在玉溪出差,下午想静一静,于是我就到住地边上的汇溪公园走了走,但当我一踏入公园仿佛时空倒流几十年。公园里有三拨老年娱乐班子,均配有便携音箱,此起彼伏的歌声将不大的公园搅的热闹异常,就连早晚在公园上空翻飞的白鹭这会儿也只能悄悄躲在角落的树丛中,或休息或打闹。向白鹭学习,我也找个地方坐下静听!但在半个小时的时间里,三拨老人演唱的歌曲基本是以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歌曲为主,什么《洪湖水浪打浪》、《阿诗玛》、《怀念战友》以及《红灯记》选段等等,“年纪”最轻的歌曲也只是刘欢的《再也不能这样活》,这些人不用问,他们的年龄一定是65岁上下!
         “你是哪来的?”一位背孩子的老大姐问我。
         “我是北京来的。”我回答。
         “北京好远哟,要多久才来到呢?”老大姐问。
         “大概要一天吧”我说。
         “北京,北京”她自言自语,马上又情不自禁地唱起来:“北京的金山上光芒照四方,毛主席就是哪金色地太阳,多么温暖多么慈祥把我们农奴地心照亮,我们迈步走在社会主义幸福地大道上......”唱的很深情。
         “大姐,您有65么?”我笑着说。
         “是呢,你是咋个知道的呢?”她用浓重的方言问我。
         “您的歌声告诉我的!”我说。她笑了,笑的很甜。
          某年我和几个朋友唱K,期间,一位在国内知名的肿瘤专家唱京戏特别是样板戏,唱的特棒,我们在聊天的时候,她说:从小听这个长大的,都印到骨子里去了,要我唱别的还真唱不成,这就是咱们那个时代的一部分,它是时代烙印!
        ......
以下图片摄于玉溪
时代的烙印 - 牛老三 - 牛义顺的博客
 
时代的烙印 - 牛老三 - 牛义顺的博客
 
时代的烙印 - 牛老三 - 牛义顺的博客
 
时代的烙印 - 牛老三 - 牛义顺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76)|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