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牛义顺的博客

这是老打工仔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未标注文章均为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日志

 
 

机舱里的众生相(组图)  

2012-07-23 11:09: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言: 前天,北京下了一场大雨,据说是六十一年一遇。不管多少年一遇吧,让我们伟大的首都、让办过大奥运的首都露脸了,彻底检验了前期的基础工作,也检查了我们的Z&F的工作水平和许多人的个人素质。下面是大雨后延误航班机舱中的众生相,请大家一起瞧瞧。——牛义顺

 

北京的一场大雨,看起来是“淹”了北京,其实也“淹”了全国。现在许多有关北京大雨的微博给“管理员”删了,其实你删了大雨就没下过了?删掉就等于死伤不存在了?肉食者这种鸵鸟心态很让人失望!

废话少说,咱还是说说草民自己身边的这点事吧。

受前天大雨的影响,昨天我的乘坐的CA1324航班也误点了,晚了八个小时。

“您这个航班误点了,大约一个小时。”办登机牌时,服务员就告诉了我,我也有心理准备,毕竟前天滞留、取消了数百架航班,消化也要要点儿时间不是。

我是十二点半去准备登机的,一堆人挤在一起。一会儿喇叭里传出一位女士的声音:“各位乘客,我们抱歉地通知,由于赴珠海的航班故障,我们正在调换航班,新调配的飞机大约下午2点30分到本站,请在原地耐心等待……”

没啥好说的,咱就等吧!

到了2:30分,我们的登机地点换了,由一层换成了三层的19号,大家又慌慌张张来到三楼,我排了个第一号。约摸20分钟,开始登机了,这让众多人松了一口气。

登机的速度很快,机上几乎是座无虚席;不一会儿舱门就关闭了,接下来就是耐心的等待。半个小时过去了,机舱里传出:“由于机场流量大,我们在等待塔台的命令,请大家耐心等候。”我看短时间起飞可能没戏,就掏出了笔记本电脑,听起了音乐,并随着节奏哼唱着,以此打磨时光。很快,一个小时过去了,突然背后有大吵大嚷的声音:“为什么不走?给我们个理由,为什么?”接着后面又有一些人跟着起哄:“为什么,我们要真相,要解释…….”。

乘务组共有三个姑娘和一个小伙子,他们急忙分头去解释,内容大概是:“咋天有许多飞机没走,要让他们先走”“去珠海方向的刚走了一班,我们必须再等半个小时以上才行”……..总之机舱里暂时安静了下来。

差不多又一个小时过去了,飞机仍然没有要动的意思,这里有几个操港式普通话的人怒了,其中一个黄T恤指着空姐大骂着很难听的脏话,空姐不温不火责问:“您有事儿就说,不能骂人哪!”“我说话就这样啦,你能把我怎么地?能把我抓起来不成?!”机舱里更乱了,一位导游要让空姐给她开证明,证明晚点不是他们的错;还有几位女乘客过来要赔偿;还有许多后面的人窜到前面头等舱要跟机长对话,总之乱套了。

“有要下机的乘客请您到出口办理换乘手续。”机上又一次广播了。此时,不少看不到希望的动摇乘客下机了,剩下的人纷纷议论着,走也不是,不走又着急。

就在这时,飞机被推出了停机坪。“要走了、要走了!”站起来犹豫的人又都回到了原位,“赶趟,还能去澳门!”飞机又一次安静了下来,慢慢地向起飞口滑行。此时已经六点多,比原计划的时间误了六个多小时。

突然,飞机上紧急铃声大作,乘务长和乘务员赶紧跑过去,什么事儿咱也不知道,反正说了好一阵。最后乘务长面带愁容回来了。她对乘警说。“他要下飞机,他说不舒服!”

“我靠,这不是折腾人吗?刚才他不下,现在要飞了他又要下,这是什么意思吗!”一位大块头男子嚷着。“他是故意找碴呢!”坐在我边上的空警告诉我:“刚才他要吃的,空姐没给他,他就来闹一下子。”  

“他是什么病啊?”我问。

“他说是糖尿病!”

“嗨,我这儿有巧克力,他需要的话,我给他。”我说。

“不,什么也不吃,他就是要下飞机!”空警说。看来这个人铁了心的要跟机组人员,也是跟剩下和乘客过不去了。乘务长与机长商量了好一会儿,最后决定:返航!

“不能返航,回去还要重新排队,今天我们就走不了啦。”有位长相跟某相声演员有一拼的人大叫,“返航就得赔我们钱!”一位举止优雅的女士嚷嚷着,但飞机已折返,大家都很无奈。

十分钟后,飞机停在了一个临时的站台上,移动舷梯将那位宝贝糖尿病人接走了,随他走的又有一批“不坚定分子”。剩下的人争执着,非要让机长给个说法:“你个笨蛋东西,你出来!什么流量、什么台风,胡说!”…….

此时已经下午七点多了,夕阳非常的美丽。说实在的,要不是误了航班,咱凭啥能到机场里面拍夕阳?在征得机组人员同意之后,我到舷梯上拍了几张,虽角度不是特别好,但还是可以一看的,稍后我放到文章里去。

返回头,等我拍了一通回到舱里,中间一位光头大哥模样的人正在“演讲”:我们不能这么着跟他们呆着,我们要闹才行,中国的事儿就是大闹大解决、小闹小解决,不闹不解决!上一次不是有人冲上机场跑道了么,我们也这么干,看他们的领导出不出来!只要咱们一块闹,就好办了!…….

对他的点火,乘务员依旧耐心说服,但还是不行。手持相机的我顺手拍了两张。不一会儿,一位瘦子跑过来:“记者你好,把有我形象的删掉好吗?”他们把我当摄影记者了。“好好好”,他看了半天也没见到有他形象的。我心里说,你怕什么?你心里没鬼你怕什么?

“饭来了,先吃点儿东西!”这会儿乘务员推来了餐车,大家吃着,又是一阵短暂的安静。“我们今天要是坐动车到武汉,从武汉去澳门就好了,这罪受的!”边上的一位兄弟和同伴讲着后悔的计划。

八点半,飞机又动了,这次是真飞了,一切都比较顺利。

…….

在飞机上,我同空警谈了半天,他说:现在飞机起飞很多时候要看跟塔台关系,他让你飞你才能飞,所以很多事情都极不正常!在有些环节里,不是配合而是揽权,都在挖掘自己的利益,这是管理问题,也是体制问题!这么说吧,现在咱们的硬件是跟上了,软件,我说的是管理,差多着呢!说这话时,这位五十多岁的老乘警摇着头。

乘务长也跟我聊了半天。我说:“今天看了你们受的委屈,我能理解你们空姐风光背后的辛酸,你们很不容易,要面对如此多形形色色的人!”

“太谢谢您理解,我们乘务组都夸您,说您的心态真好!我们真是不容易,好多回乘客要打我们,真的要动手!受了委屈还不能发泄!我今天把孩子放娘家了,我返回来都四点了,孩子咱管不了,家也照顾不了,光受气,孩子大了,再干一年不干了!”乘务长说。

“我给你们提个意见啊,今天他们大闹也是有原因的,停那么长时间,为什么不上点水给他们?那个糖尿病人,要吃的就给他一口不行?”我说。

“实话告诉您,我们今天的水已经喝光了!因为昨天大雨,机场许多东西供应不到位,回来的时候我们可能水都没有!”

“哦……”我没啥可说了。

这次误机对我来说有几个新鲜的点:一是在机场里面拍了照片;二是从空中看到了闪电,以前咱都是在地面看闪电,这次从空中看大不一样,想抓拍,但都不成功!

飞机在晚上11点40分降在了珠海机场,出站时一切都是静悄悄的,没人讨要赔偿、也没人说三道四,大家拎行李各奔东西了!

出了机场大门,我不自主地大喊:北京的大雨哟!

下图:找机长理论

机舱里的众生相(组图) - 牛老三 - 牛义顺的博客

 机舱内“骚动”一瞥

机舱里的众生相(组图) - 牛老三 - 牛义顺的博客

 停机坪上的飞机

机舱里的众生相(组图) - 牛老三 - 牛义顺的博客

 余晖中的首都T3南楼

机舱里的众生相(组图) - 牛老三 - 牛义顺的博客

 余晖中的舷梯

机舱里的众生相(组图) - 牛老三 - 牛义顺的博客

 塔台的傍晚

机舱里的众生相(组图) - 牛老三 - 牛义顺的博客

 南航的空客380

机舱里的众生相(组图) - 牛老三 - 牛义顺的博客

 

机舱里的众生相(组图) - 牛老三 - 牛义顺的博客

 起飞中的飞机

机舱里的众生相(组图) - 牛老三 - 牛义顺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87)|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