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牛义顺的博客

这是老打工仔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未标注文章均为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日志

 
 

苦命的段士萍  

2012-07-16 21:08: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牛义顺

       昨天外出,《环球人物》杂志上的一篇文章引起了我的兴趣,于是我用照相机翻拍。此时一位搞清洁的大姐走过来,她见我喜欢其中的文章就主张我把杂志带走。“这本杂志架子上还有四本呢,平时看的人也不多,再说明后天新杂志要来了,这本杂志都要当废品卖掉,你既然喜欢还是拿走吧!”大姐的一席话让我的行李中又多了一本杂志。

       在拍杂志的时候,我也顺便给大姐拍了一张照片,但拍完之后,我总觉得她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我想啊想,到了目的地,我再次翻看大姐的照片,突然觉得,这不是老家那个婶婶段士萍吗?再细看,还真像!看着这张照片,我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三十年前,三十年前的段士萍就是这么个样子。

       段士萍是谁?定义还真不好下,这么说吧,她曾经是个知识分子、是个大户小姐、是个老解放战士、是个官员的妻子、是个政府公务员、是个独居的没人敢要的中年妇女、是个“反坏右”分子、是个平反了的党员干部;如今是个离开人世的苦命女人。

       我的记忆中的段士萍是一个头顶高帽子,满地爬街的坏分子。在那个乱哄哄的年代,刚刚有记忆的我,印像里清晰记得,段士萍带着儿子胖子沿街爬行场面,当然,里面什么内容、为什么让他们爬街就不清楚了,只知道这个女人是坏蛋。

      记得有一天,老娘和段士萍在亲热地说着话,娘让我叫她婶婶,我叫了,但心里是不情愿的,一个满地爬的坏蛋怎么可以当我的婶婶呢?娘说,“胖子爹比恁爹年纪小,你们得叫人家段士萍婶婶。”

       我们村子里当时有两处好房子,一处是刘家的,那房子高大,宽长,有几十间,但那些房比较土气,据说刘家的主人曾是我们当地有名的土匪,早年帮助过共产党,也曾和日本人干过仗;一处是王家的,建筑气派高大,房间的柱子要两个人合抱,花木布局得体,房子的主人王先生曾经担任过早期国民军的旅长,她的家族受王先生的影响,多人当了八路军、成了共产党,不少还成了共产党的高级干部,我这里说的段士萍就是王先生的儿媳妇。

       段士萍住在王家大院的西厢房里,当时王家大院的房子都充了公,成了大队的财产,但回到家的段士萍需要个“窝”,于是这个厢房就成了她的家。

关于胖子他爹

        段士萍为什么要回到村子里来,年纪小的我不太清楚其中之缘由,但大人说:“是胖子他爹不要他了!”为了弄清来龙去脉,在这里我们先介绍一下胖子爹。

       胖子爹是谁?就是段士萍的老公,准确地说,段士萍是他的原配,胖子是他们的长子。胖子他爹好象叫王树X,具体什么职务不清楚,反正是个大官,是我们村子里最早出来的大官,55年授军衔时好象是大校。后来听说当过什么外交官,再后来就销声匿迹了。

       我在农村做农活的那些年月里,一批跟胖子爹差不多年纪的人经常提起他。其中有一次孙老富(叔叔辈份)在犁地时给我说,“胖子他爹真他娘不够意思,当年我是黄衣军(即伪军),胖子爹好多次找我帮忙,要不是我帮他,郭清(当地土匪)和日本人早他娘的把他抓了!那时候胖子爹给我说的可好了,以后如何如何,现在他娘的当了大官,早把俺忘记了!这人啊,很他娘的难说,他老婆还能不要哩,他还能管谁......”

       孙老富说的是真的,当年胖子他爹是共产党,是跟日本人斗争的那一批人,据说当年俺的老家是共产党的老据点。胖子他爹后来成了刘邓手下的一员,他媳妇似乎也曾在部队工作过几天,当然这些都是断断续续从大人那边听来的。

      胖子爹解放不久就和段士萍离了婚,重新娶了个媳妇,并有了个几个孩子,其中一个姑娘叫新新,新新70年前后曾在我们村里插过队,我稍稍有些记忆,因为城里的姑娘与农村的姑娘长相、穿着有很大不同。关于胖子爹我就知道这些。

 

苦命的段士萍

      我的记忆是从70年前后开始的,当时段士萍给我的记忆就是坏人,爬街,脖子上挂破鞋!(这都极侮辱人格的事情)但与众多农村妇女不同的是,段识文断字,能看书,平时也比较干净,身上经常是一身的绿军装。后来听说,胖子他爹跟她离婚分手的主要原因,不是喜新厌旧,是因为段士萍作风不好!离婚时还认定:老大,即胖子(寒元)不是他的孩子,老二寒庆是他的孩子,将孩子也分离成了两个世界。有时我在想,那时要是有DNA就好了,段士萍就不会那么受委屈和折腾了!

       寒庆后来参军提干,在银川生活,而胖子则跟他的母亲成了黑社会、小爬虫,受尽了洋罪!

       有一次,段士萍和俺娘说起了他家里的事,大致意思是,胖子他爹又认了胖子是他亲生的,所以开始给胖子生活费了......娘后来跟我们说,段士萍娘家是邻村的大户,从小就识字读书,后来参加革命,解放后成了县里的干部,现在犯了错误就下放回村了......她知道的也仅此而已,至于什么错误,那个年代说你是什么你就是什么,俺娘一个农村女人那里会知道。

       还有一次,段士萍跟我们几个小朋友谈起了她在大别山的一些故事,讲刘邓首长如何如何,这让我们这些个小朋友仰慕的不得了,也由此改变了我对段“坏”的看法。

      和段士萍生活在一起的老大——胖子是个好吃懒做的家伙,在我的记忆中,他成天是想入非非,练武弄棒,有一年春节,他在家门口贴的春联是:拳打南山猛虎;脚踢东海蛟龙。由于不太着调,老大的年纪才娶了个媳妇,还是倒插门。除了第七小队分点粮食外,我记忆中,为了生活,段士萍经常拾些小麦、捡柴禾,一些富有的亲戚偶有接济。

      我上初中的时候,有一次一位孙姓的老师讲起了以前的往事,他提及,那些年为什么会斗争段士萍和胖子?原因之一,胖子有一次去找他爹,希望他爹能帮助支持他所在的文革派别,他爹不同意,于是胖子就偷了他爹的肩章和其它东西,以示自己是“革命派”得到了父亲的支持,后来他爹来信公开声明没他这个儿子,于是大批斗就开始了,母子二人就开始了挨斗的生活。

       有关段士萍的记忆我大概也就这些。1983年我参军之后就再也没见过段士萍,有一次我问在村里当支书的大姐夫:“段士萍还在吗?”姐夫说:“在,县里给她平反了,她现在又以干部的身份回县城去了,胖子也跟他在一起生活呢。”

       两年前,我再问段士萍怎么样了?大姐夫说:“已经不在世了,什么时候走的也不清楚,反正没给村里说。”

      这么一个女人,一叶游荡在风浪里的浮萍,凄凄惨惨一辈子,稀里糊涂过一生,这是时代之过?这是选择之过?还是什么之过?

      今天看到照片突然想到这么个故事并啰啰嗦嗦讲了出来,一是想记录一下我记忆中的那个时代、认识的那么一个特殊而又平凡的人;二是想说,别把婚姻当儿戏,要有点责任感!就说离了婚的段士萍,离婚没离家,“生是王家的人,死是王家的鬼”尽了中国的传统本分。胖子爹说她作风不好,是真是假咱不知道,但她终生再未嫁、再未育却是事实。第三想说的是,女孩子选错郎君会是痛苦的一件事,要小点心为上!

 

下图是机场的那位大姐


苦命的段士萍 - 牛老三 - 牛义顺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44)|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