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牛义顺的博客

这是老打工仔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未标注文章均为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日志

 
 

井冈山上红旗扬(终稿)  

2012-05-17 23:30: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牛义顺

        五月的井冈山青竹吐翠,漫步在茨坪的街道上,不由让我想起京剧《杜鹃山》中描述的美景。对我来说,井冈山虽是第一次造访,但没有一丝的陌生感,许多地名及有关它的故事早已烂记于心,这次来就是要比对一下心里的哪座“圣山”和现实里的井冈有多大距离,也可谓是一次思想上的“硬着陆”。

        在这三天的工作及参观过程里,今天离开时我有了个四句话总结,(如果不准确也仅是个人观点,欢迎批评。)这四句是:井冈山上红旗扬,干部培训超繁忙。门票菜金高又高,穷人朝拜要思量。

 

        带八角帽的“队伍”

 

       “你知道他们喝了多少酒?”这是今天某酒店经理与某先生的对话的开场白。

        先生:“不知道,难道能喝三十瓶?”

       经理:“十二箱哟!我的天,十二箱72瓶,一瓶不剩!这还不算,他们还喝了100多支啤酒!”经理说这话时,嘴张的老大。“我跟你说,他们90人,还有二十多个女的,男的几乎每人喝一瓶白酒,三瓶啤酒!”

        先生:“那酒多少钱一瓶?”

        经理:“有300一瓶吧。”

       先生:“这还不算多,要是换喝茅台,那钱能买辆好汽车呢。这些人平常都要喝茅台的,今天喝点井冈山特供这个不算啥。”

      经理:“可气人了,昨天他们有好几个喝的大醉,把我们酒店的电梯吐的到处都是,还有几个在餐厅砸我们的桌子,在楼道里哭骂。还有几个躺在电梯口,有两个是180斤的大个子,我们的两个保安根本抬不动他们,后来我们四个保安才把他们一个一个抬进房间。他们一直闹腾,我直到两点才睡。”

       先生:“这批还是JX干部学院的吧?这批干部是来自哪个省的?”

       经理:“是干部学院的,但来自哪个省我可不知道,但他们叫“科处长井冈山培训班”。他们的餐标好高噢、要求也好高噢,老总让我们好好照顾,不得有闪失,所以这几天我们都吃住在酒店。”

       先生:“好好照顾他们吧,这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他们所谓的培训就是走过场,弄个热闹,重要的是喝酒,如果从井冈山培训班出去,个个都是喝大酒的高手......”

     从经理和称先生的谈话中我们得知了一二,从后来导游的谈话中我们也间接了解到,井冈山的培训班是大手笔的,是花了血本的,足见经费是充足的。

      “领导好,领导买个纪念品吧?领导,买几根黄瓜吧......” 在井冈山的这几天,从小贩挂在嘴边的称呼中,你就可以知道,这里的游客不是一般人。

       培训,培训,即培养什么、训练什么?井冈山有诸多的干部学校、基地、中心等,这些基地的建立在培养什么?又在训练什么呢?这恐怕是值得我们思考的一个问题。

        草民我早就听说坊间有一种上不了桌面的说法,说是,要想获得提升,一定要上井冈山,因为这是胜利的起点。也有人这样认为,说是井冈山是阳山,上升的,而同在江西的庐山则是一座阴山,要想继续上升则万万去不得。有些人还煞有介事地拿出自己的统计数字,并以领导人的上山、出访次数加以佐证。这里面也许有臆想的在成份,但这些日子里每天长长的头顶八角帽的队伍似乎也能说明点儿什么。

       在井冈山这几天,我们匆匆忙忙走了几个景点,但当年朱毛红军创业打拼时的场景还是会让人深思和遐想的。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当年的朱毛红军,不可能出门有开道车,不可能出门坐考斯特,进龙潭、黄洋界等地更不会有什么特殊通道,如果朱毛生活、工作大搞特殊,能取得当地老百姓的信任拥护?能在后来取得政权?

       当“呱呱”开道车刺耳的声音传来时,草民我常是一阵的反感,我不认为他们是来学习的,而是觉得他们是来向他们的前辈示威的,他们是向当年用鲜血和生命换政权的先辈们昭示:我们已经是人上人了,我们有权有钱啦!

       在井冈山革命博物馆,彭德怀元帅的几句话让我深有感触,彭元帅说:“只有领导者下决心与群众同辛苦、同生死,集中力量作盘旋式的游击,才能度过难关。”不晓得穿着红军军装的干部们看懂这句话没,也不知道他们在进行近乎疯狂的“斗酒”过程中想没想过这句话的含意。

 

井冈山上红旗扬(1) - 牛老三 - 牛义顺的博客

井冈山上红旗扬(1) - 牛老三 - 牛义顺的博客

 

井冈山上红旗扬(1) - 牛老三 - 牛义顺的博客

 

 

 

     

井冈山上红旗扬(待续) - 牛老三 - 牛义顺的博客

 

井冈山上红旗扬(待续) - 牛老三 - 牛义顺的博客

 

井冈山上红旗扬(待续) - 牛老三 - 牛义顺的博客

 

井冈山上红旗扬(终稿) - 牛老三 - 牛义顺的博客

 

井冈山上红旗扬(待续) - 牛老三 - 牛义顺的博客

 

 续一

“队伍”拉出来之后

       在部队,检验一支队伍的战斗力及应战能力,最好的办法就是拉动,全副武装拉动,在拉动的过程中,队伍平时的训练水平和整体素质一览无余。平时认真训练的队伍一定顶顶棒棒,平时吊儿郎当的一准拉稀!

       对某些参加培训的精英来说,其实井冈山培训也就是另一种形式的旅游而已,即使这样的“拉动”也可检验出队伍的训练水平。下面是一位在井冈山当了多年导游的小伙讲的一件事。

      也就是前些日子,我们一大批“红军”打着红旗浩浩荡荡去攀登杜鹃山。杜鹃山是井冈山一个风景秀美的景区,因为政府和美国人合作修了索道,其实整个游山的路线是好走的,即使如此也往往有人吃不消,每登个小山头都要大呼小叫,磨磨蹭蹭,让跟在这支队伍后面的几位洋人十分不解。或许洋人们认为:登山哪有不累的,有那么难么?

       更让身后洋人不解的是,这队穿戴统一的队伍十分不讲究,在林区抽烟,乱扔垃圾。据导游讲,有两位洋女士干脆弄了两个袋子在这支队伍后面拾他们丢弃的塑料瓶、包装袋等,等到下山时,这两位洋女士竟然捡了满满两大袋。

       下山后,这些洋人问边上懂英语的人:“这些人是演员?”当翻译告诉他们“不是演员,是官员”时,几个闭塞的洋鬼子惊的目瞪口呆。

       昨天我们也上了杜鹃山,在山上也碰到不少“官员”,这些人一边登山,一边大谈哪里有“位置”(当然是官位),哪里有空缺等官方机密问题;一边登山一边抽着烟扔着垃圾,似乎山上的警告与之无效,这也再次说明导游之言不虚。从某人丢掉的“软中华”空盒子,就知道来者不是一般干部。不是有那么句话么:“软中华硬玉溪这样的干部最牛B”,普通老百姓抽不起这种烟,也上不起这个山。

      在索道口,那支队伍走后,椅子上留下许多垃圾,真是让我佩服!

      从这些小事上也可以看出,这支队伍要学的、要培训的东西多着呢,不仅仅只是如何维稳。


井冈山上红旗扬(1) - 牛老三 - 牛义顺的博客

 

索道等候站的垃圾

井冈山上红旗扬(1) - 牛老三 - 牛义顺的博客


 续二

井冈山,社会的“缩影”

       在井冈山,除了几个故居之外,很难找到具有湘赣特色的民居了,已经完全高楼化、西洋化,而且诸多的高楼大厦还在施工。

      “老弟,这井冈山有多少培训基地?”我问某导游。

      “基地?就是培训干部的地方吧?多了!我们井冈山最多的就是干部培训基地,少说也有七十多家。从中央到地方,从部门到军队多又多。国家和省的就不说了,部队也不说了,铁路、财政、税务、银行......,这么跟你说吧,大小部门都有,而且越是新建的就越高级。JA党校的培训中心刚完工,差不多比得了五星酒店,CZ局的接待中心是我目前知道设施最好的。......”

       导游还给我介绍说,现在井冈山的群众都不愿意种地了,不挣钱,他们宁可让土地闲着也不种,春天时,一些乡镇干部害怕大量土地撂荒被“首长”批评,只好自己去把种子撒上去,糊弄一下,到收割的时候还要求着老百姓收。“有些卖地有钱了,有些开餐馆发财了,种田的那点收入看不上。”经导游这么一说,这几天还真是没有看到什么大片农田。看来大拆大建让井冈山群众尝了点甜头,这种甜头会不会今后演变为苦药还有待历史证明。

       登井冈山的消费绝不亚于国内的任何一座名山,号称中华第一山的黄山,旺季票价也只有230元(含交通),索道单程也只是80元,双程也不过160元,而井冈山的门票260元(含交通),索道双程是162元。

       “你们来的不巧,门票刚刚涨过。”导游朋友说。看来老区领导们的觉悟挺高,跟涨跟的挺快。按这个票价,加上饮食费用的消费,普通打工一族来游玩一趟是吃不消的,所以穷人最好别来这儿玩,也玩不起。

        说到吃,我们这次多是找偏远的小店吃饭,这里相对便宜一些,但在交通上就差些。作为草民,能填饱肚子就可以了。

       来井冈山旅游的,大约有三种人,一种人是看景的,这是有闲或有钱的人;一种是带着当年形成的老感情来“朝觐”圣山的,这拨人大约是70前的那批,他们或许就是草民一个,但黄洋界和孱孱流水的杜鹃山是他们的一个梦,于是就来了,比方说我这种的就是其中一分子,这是一部分;还有一种,也是人数最多的一种,就是干部们,他们带着理想、带着嘱托来学习的,至于理想是什么,到井冈山学到了什么就不清楚了。

      “这些干部花钱大手,他们把物价抬的好高哟!”一位老乡说。一位同路人告诉我,井冈山街头的咸鸭蛋曾有过6元一枚的时候。这不由让我小吃一惊。

 

博物馆后面在建的东东

井冈山上红旗扬(3) - 牛老三 - 牛义顺的博客
 
山脚下的建设
 
井冈山上红旗扬(3) - 牛老三 - 牛义顺的博客
 
 
 
当地居民区
 
井冈山上红旗扬(3) - 牛老三 - 牛义顺的博客


续三

    井冈山上最应当做的事——倾听历史的回声

        井冈山上有个领袖峰,峰下有个王佐墓。那天我们是循着那敬礼的战士雕塑走进空无一人的墓园的,属于误打误撞。但是当我们踏上王佐墓的台阶时,边上风铃一阵的摇动。好友志勇说,牛哥,看来王佐烈士显灵了!

        在王佐墓前,我以退伍兵的身份向这位冤魂致以军礼,因为没有其他的行人,我们很仔细地看了井冈山的历史故事。本人不晓得历史是否被某些人篡改过,但王佐土匪的底子是不争的事实,毛委员用枪支将其招安也是没有疑问的,王佐最后死于自己人之手也是真真切切的。在这里,我才知道王佐就是当年京剧《杜鹃山》中雷刚的原型。

        我不知道培训班的精英们是否去参观了王佐墓,是否读了他的事迹和当时的背景,反正我们在拜谒了王佐墓后是心情是沉重的,我想的是:为什么王佐要造反?为什么他能成功造反?为什么毛委员会成功将其“招安”?这些并不遥远的史实是不是该我们好好反思呢?在王佐墓园中有一句话:毛委员将67(大意)条枪送给王佐之后,中国革命的历史从此改变了。我和志勇说:这件事就是蝴蝶效应中那只振翅的蝴蝶,改变了数亿人的命运和走向。

       井冈山为共产党夺取天下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不晓得我们的精英们有没有想过,共产党在井冈山立足靠的是什么?夺取天下靠的又是什么?是吃大餐和斗酒吗?是鸣锣开道的特权吗?这个答案恐怕不用我这个草民来回答吧。

        “红米饭南瓜汤,挖野菜当干粮,毛委员和我们在一起,天天打胜仗”。这支老歌多少年来我还清晰记得。在井冈山我吃了红米饭,也喝了南瓜汤,虽然这些菜和汤都是新式的做法,但当年缺油少盐的环境下,苦也是可以想见的。不知道站在井冈山的精英们在吃红米饭、喝南瓜汤时,是不是用心去回味了过去的故事。

        井冈山是座红色圣山,如果想让红旗千秋万代,她应当是一座没有“铜臭”味道的山,应当是座有爱心的山,应当是座穷人也能上的起的山;井冈山是座理想者的山,如果想让我们的民族屹立于世界,这里应当是一座没有特权的山,应当是座体现公平的山,应当是座充满温馨的山。

        红色在继续,历史不遥远,作为一介草民,没有任何恶意,只是希望国泰民安。 

井冈山上红旗扬(3) - 牛老三 - 牛义顺的博客

 

井冈山上红旗扬(3) - 牛老三 - 牛义顺的博客

 

井冈山上红旗扬(3) - 牛老三 - 牛义顺的博客

    下图均为手机拍摄

井冈山上红旗扬(终稿) - 牛老三 - 牛义顺的博客

 

井冈山上红旗扬(终稿) - 牛老三 - 牛义顺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14)|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