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牛义顺的博客

这是老打工仔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未标注文章均为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日志

 
 

二黑哥的肥差  

2012-03-07 09:0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牛义顺

       这是农村生活纪实,也是关于一位农村汉子的故事。

 

在我的记忆里,我们农村老家的人在吃上不讲究,也没有什么特点,这跟南方、跟江、浙、川诸地相比,差得实在太多了!在村里,红白喜事多以大锅烩菜加馒头为主。遇有重大活动,富裕一点、讲究一点的家里也会摆摆席,但所谓的大摆筵席也不过是多加个凉拼盘、偶尔炒个肉丝、弄个青菜什么的,总之,老家的“席面”可以保证你吃饱,但能不能吃好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记得我父亲逝世三周年纪念(我们老家的风俗)日的时候,村上管事儿的要我们兄弟拿出村里的“最高招待水平”,所谓的最高水平只不过是大锅烩菜的翻版,但它有了个好听的名字叫——连汤肉!我在《俺村婚事的变迁》图片组中曾介绍过邻居大叔家娶媳妇做菜时的热闹场面,其它什么事也都差不多这样子。

现在不同了,随着外出打工人员的增多和见识的拓宽,“大锅菜”的水平已经挡不住了,取而代之的是真正七碟八碗大宴席。有些家境好的干脆直接去城里饭店包餐。有时候看着村里跑的汽车、摩托车,感觉在物质上真的变了,很少听说有家有户为吃发愁,但再往前推三十年可不是这样。

我中学毕业那年,包产到户的风还没刮到我们县,村子里施行的还是人民公社制度,实行的还是工分制,大家仍然一起出工、一起收工。当时虽劳动效率不高,但每天还是很快乐的,干活时大家有说有笑,可以一边聊着东家长西家短,聊着方圆十几里的稀罕事儿,一边劳动着,打发一天又一天的时光。我记得那个时候扯淡的话题多了去了,但在吃这个话题上大家很难找到共同话题,因为家家收入差不多,分的粮食也差不多,在吃上没啥新花样可讲,无非你家面条、馒头,他家馒头、面条。一些上了年岁的人一说到吃,偶尔会提起我老爹解放前经商学徒时,在天津吃过的“油焖大虾”,估计是老爹当年健壮时讲过自己年轻时曾经风光,以至于“油焖大虾”让他们牢记在心,但“油焖大虾”是个什么样他们未见得能想象出来。

但是在我中学毕业的那个秋季,很少谈“吃”的乡亲们,却把一个有关“吃”的话题谈了足足有半月,直到许多年之后我回老家时还能和五小队的老乡们记起这件事。

 

生产队的出差机会是很少的,最常见的“差事”就是采购化肥、磷肥什么的,这叫出肥差,之所以叫肥差,不仅是因为拉肥料,更重要的是出差的人能吃上一顿由小队提供的、有肥肉的好饭菜。但这些差使必须是车把式、强壮劳力才有份,象我这样刚从校门出来、农具还使不好的小青年根本轮不上。但这种差使在我们小队有一人是逢差必到的,这个人就是二黑。

二黑姓孙,他哥哥叫大黑,在家排行老二,顺延而得小名,至于全名我也忘记了。二黑和我大哥同庚,但当时35岁的他光棍一条、壮似黑塔、膀大腰圆、干活顶俩。二黑和我同辈份,我见面管他叫二黑哥。

二黑能干也能吃,从未见他吃饱过,只要锅里有,他肯定最后一个放下碗筷!他大海碗面条一顿能吃两碗,如果有些许的肉腥或蛋花让他看见,他那双眼睛能放绿。

话说秋天的这次差,是夜里到四十里开外的镇上拉磷肥,那个时候,生产资料奇缺,凡东西都要排队抢。下午四点我们五小队的五人搬运队伍出发了,据领队的连福(小队长)说,到了一个叫南东坊的地方,大家都饿了,想吃点儿饭。和现在遍地饭店酒家不同,那时的饭店是很少的,多半叫“车马起火店”,就是个让车、马、人歇脚的地方。他们找了半天也没找着一家能吃饭的地方,大家只好饿着肚子往前走。车到了一个叫黄辛苦庄镇上,大家已饿得前心贴后背,好在这个镇上有店有吃的。据连福讲,他们五个人先点了20个烧饼,称了3斤猪头肉。

“还没怎么的,一大半让二黑给吃了!没办法再点3斤,二黑又差不多干掉1斤,……”说到这一段的时候,连福很夸张。“因为时候不早了,大家又吃了几块烧饼、喝了一碗汤,急火火就往磷肥厂赶。”

 

他们一行赶到了磷肥厂,差不多晚上八点多了,正好轮上五小队装肥,他们几个壮劳力抓紧时间猛干,一会儿车就装好了,检查了一下没事儿,两辆板车马上就出发,打道回村!

离开磷肥厂,时间都快十点了,他们一行聊着家事、哼着小调晃晃悠悠往村里走,但车上的二黑则一言不发。

“二黑子,你怎么不说话了?”连福问。

“我渴了,特别想喝水!”坐在车顶上的二黑说。

“刚才在磷肥厂你不去喝水,现在去哪儿喝?村里人都睡了,总不能敲人家的门吧?周边也没浇地的,忍忍吧!”连福说。

车又走了五六里,车头上的二黑说话了:“连福,我实在渴的不行了,刚才我看路边田里好象有水,你们停一会儿,我去看看……”

车停了,二黑跳下车就往路边田里奔,并迅速弯下腰,用手捧着喝起了水。

连福一行四个人一看二黑真喝上水了,心想:娘的,这边上还真有水,我们何不也喝点儿去!于是连福也带着人去喝水。车上的尾巴(人名)递过一支手电筒,叫他们别掉水里。

连福带人到了二黑喝水的地方,喝饱的二黑坐在地上喘着粗气。

“水在哪儿?”连福用手电照了一下二黑。

“哪儿”二黑指着身子右边的一汪小水坑。

“就这?!”连福用手电筒往水里一照,“哇噻!”一群蝌蚪在游水,几只青蛙在跳动,连福身后的冬子恶心上涌“哇……”吐了一大口!后来听说冬子胃难受了好几天。

 

二黑这次出差吃肉、喝水的故事在队上讲了差不多半个月,每次这个故事一开讲,二黑就不吭气了,只是嘿嘿笑。

有一次我好奇地问:“二黑哥,你当时咋发现哪儿有水?”

“太渴了,我一直在车上找亮光,那片水是我借着月光看到的!”二黑也不回避,直爽地说。

不久,二黑吃肉喝水的故事经过“加工”就在全村传开了,以至于他喝过的水里还有蛇等更恶心的传说。

包产到户以后,勤劳的二黑承包的农田收成不错,后来他还娶了个来路不明的媳妇,花了四五千块!(当时是天价)。但这个女人跟他生活了不久(约三个月的时光)就跑了,让二黑空欢喜一场!这不久他得了食道癌,再后来就离开了人世,走的时候也就四十五、六岁的样子。

好几次我跟弟弟吃饭时说起二黑,我跟弟弟讲:“如果二黑哥还活着,我一定请他吃顿好饭,让他也开开眼!”可惜这都是后话。

今天老婆包饺子,配的馅、用的面都很讲究。今天我的车限号,不开车就喝口小酒,常言说:“饺子下酒越喝越有!”在喝酒吃饺子这个幸福时刻,不知怎的我又想起了二黑,这位苦命的农村汉子。

2012年3月6日晚。

饺子配酒,越喝越有!这是我家昨天的饺子

二黑哥的肥差 - 牛老三 - 牛义顺的博客

 包的过程

二黑哥的肥差 - 牛老三 - 牛义顺的博客

 

二黑哥的肥差 - 牛老三 - 牛义顺的博客
 
老家做烩菜的场面
二黑哥的肥差 - 牛老三 - 牛义顺的博客

 “高质量的饭菜”下面这些是基本的

二黑哥的肥差 - 牛老三 - 牛义顺的博客

 临时大食堂

二黑哥的肥差 - 牛老三 - 牛义顺的博客

 帮忙的乡亲们

二黑哥的肥差 - 牛老三 - 牛义顺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42)|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