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牛义顺的博客

这是老打工仔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未标注文章均为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日志

 
 

把最美的琴声献给劳动大众(图)  

2012-01-06 21:09: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近著名小提琴演奏家刘育熙

牛义顺

对我来说,早已经过了追星的那个年龄,即使在那个年岁之时也没有追过什么“星”,因为那个年代忙于种田的我根本不知道有什么“星”。但耕种的经历让我清楚庄稼产量与汗水的正比关系,也懂得一点《卖油翁》 “无他,但手熟尔”的训导。可在与小提琴表演艺术家刘育熙教授相处的这些日子里,我觉得在年龄上“奔五”的我,在认识上还是浅薄了许多。

 

初识刘育熙教授

 

和中央音乐学院刘育熙教授相识是两年前的一次朋友聚会上,那天刘教授给一位来自边城的女孩子指导小提琴,并据实讲了:“不要走专业路线,在学习之余把琴当爱好”的意见,这是我们认识的开始。席间我们交流了音乐趋势,请教了一些我在欣赏音乐、特别是交响乐时产生的一些想法。在回来的路上,好朋友李明告诉我:刘教授是“五四”先驱刘半农、音乐家刘天华的侄子。当时的我“哦”一声感叹。回家后我“百度”了一下“刘育熙”,我这才知道刘教授的父亲刘北茂也是音乐名家,二胡名曲《小花鼓》就是他的作品(我上初中时学二胡的同学表演过这个曲子)。刘北茂的名声虽不比两位哥哥刘半农、刘天华响,但也是大演奏家,同时也是国内少有的莎士比亚作品翻译名家,在文化界与其两位兄长并称“刘氏三杰”。作为文化名人的后代,刘育熙是国内顶尖的小提琴演奏家,六十年代初,还是青年老师的他曾给毛泽东主席独奏过小提琴曲,此后还多次代表国家到世界多个国家举办音乐会。这是我最早认识和了解的刘育熙。

此后不久的一天,李明约我去欣赏刘育熙教授在师大附中为中学生举办的音乐会,但由于我在外出差没有成行。三天后,李明来电话告诉我:“牛哥,刘教授的音乐会太成功了,非常感人。”李明有这么高的评价让我有点意外,因为我知道音乐对李明来说远不如数学对他有吸引力。刘教授的音乐会竟能打动平时连歌都不唱的他,仅从这一点上也说明,刘教授的音乐会肯定能深入人心、感染民众。

去年初的一天,李明电话找我:刘教授从法国回来了,我们一起聚聚。在那次小聚中,大家的话题又集中到了在学校的那次演出。当得知刘教授经常去学校、部队、社区、工地去演出时,好奇的我突然冒出个念头:能不能到工厂为我们的工人演一场?当我把这个想法说出来后,想不到刘教授回答很干脆:好哇,你安排时间吧!

去年九月初的一天,我突然接到刘教授夫人邓克老师的一条短信,意思是:九月中旬,刘育熙教授将在泰国举行小提琴独奏音乐会,出发前在中央音乐学院排练厅有一个预演,希望我去欣赏。但由于我在外地出差,同样无法成行。十月初的一天,我收到刘教授的一条信息,介绍了他在泰国演出成功的消息。从字里行间中,我能感觉到一个音乐人的那种成就感。

我原本想安排刘教授在十月下旬到工厂去演出,但由于当时生产紧张,刘教授说:“工厂要以生产为主,能提前一个月定好时间就行,不要打乱生产计划。”于是演出就推到了十二月份。当我战战兢兢“亮出”这个“不合理要求”时,又一次想不到的是刘教授愉快地答应了,可以想见:琴声未响,我本人就已感动在先了!

 

“每一场演出都不能含糊”

 

按照我们的安排,刘育熙教授一行三人于12月9日抵达珠海。当我们的车离开机场近珠海市区时,他突然问我:“牛总,11日是室内,13日的演出在哪儿,场地我能去看看吗?”

当我告知13号的演出场地在三灶镇时,他说:“我们能回去看看吗?”看着他执着的神态,我让司机调头,来到了13日晚上的演出场地。他绕着场地看了又看,并提出了设想和安排。他说:“任何一场演出我们都要拿出最好的水平,这是不能含糊的。”

本来我们可以很早到市区的,经过看场地,到珠海市区已近七点,晚饭后他不顾休息又看了11号的演出场地。因为第二天我没时间,就和他协商,安排人带他们走走珠海景点,吃点珠海的小吃,没想到他一口拒绝:“牛总,在所有演出结束之前,不要考虑玩的事儿,你忙你的,我自有安排。”后来我才知道,他早、中、晚三个时辰都要拿出两个小时练琴,他的夫人邓克老师说:“育熙平时也是这样,练琴是他生活中的组成部分,每一次演出之前他要把心态和状态调节到最好,他不想打乱自己的传统习惯。”

12月10号,是《2011我们风雨相随》晚会的最后一次合练,排练时间还没到,刘教授就到场并开始了“热身”。在他身上我看到的除了投入就是痴情,没有一丝“腕”的做派,也没有一点“大师”的架子。当他的《良宵》在大厅里试奏时,我们所有的队员都屏着呼吸静静地聆听着,让个原本喧闹的大厅一下子安静如空旷的月夜。当曲子的最后那声轻轻的弹拨划过全场,队员们报以热烈的掌声。就这样,他连续三遍演练了11日他要演奏的五首独奏曲,其认真的态度感染着我们文艺演出队的每一位队员。

11日晚,我们能给刘教授提供的场地就是临时用几个木箱搭建的一个两平米的小台子。按照刘教授夫人邓老师的说法:“育熙音乐生涯中第一次站在这样的“舞台”上。”但就是在这样的“舞台”上,大师级的演奏家刘育熙照样是那么的投入、那么的认真!会后我们的董事局主席蔡金乐对我们的管理层评价说:刘教授这样的艺术家才是人民的艺术家!

12月26、27两天,刘教授在内蒙古工厂进行了两场演出。内蒙古巴彦淖尔的天比内地黑的晚,按照当地的生活习惯,我们的演出时间定在了8点。为了保证有好的演奏效果,刘教授6点半前准时到场,先练琴、热身,尔后请服务人员放观众入场。刘教授告诉我:这么做的目的是要让自己达到最好的演奏状态,让每一位观众对音乐会留下完整、完美的印象。尽管这次巡回演出的主要对象是普通工人,但刘教授的认真劲儿一丝不减,着燕尾服、穿演出皮鞋一样不少。“在法国、日本的舞台上怎么演奏,在这里我也怎么演,这是不能含糊的”。

 

小提琴,他生命的组成部分

 

出生在农村的我对小提琴这种西洋乐器了解不多,但对这个由四根弦和小小木盒组成的乐器有一种崇敬之感;自打手机能下载音乐开始,我的电话铃声一直以小提琴曲作为首选,因为它的音色太美妙也太动人了!。

小提琴有“世界最难学的乐器”和”弦乐之王”的别号。我没学过小提琴,但在大学时,我学过几天的手风琴,知道键盘乐器之难。相比键盘乐器,小提琴的音准靠的是耳功和手感,其难度之高无需言表。作为观众和听众,我们常常陶醉于如诗如画的美妙音乐之中,很少人去想象音乐背后的那些个酸甜苦辣。这次如果不是和刘育熙教授近距离接触交流,我也根本想不到这位造诣至深的小提琴演奏名家生活得也竟然如此清苦。

我们的小记者李金岭告诉我:“刘教授天天就是练琴!”还有一位同事问我:象刘教授这样的大音乐家,水平早已经炉火纯青了,他干吗还这么个练法?还这么认真?后来我把这个问题反馈给了刘教授,他不假思索地告诉我:机器不擦不检查是要出故障、出次品的,我这琴一天不练也可能要出问题。机器常新需要不断检修,艺术常青需要不断练习,这是最基本也是最浅显的道理。跟他钢琴伴奏的研究生墨卿告诉我:刘教授是音乐学院最认真最勤奋的老师之一,几十年如一日,很难得。

在一次演出之余,我特意看了看、摸了摸刘教授那双神奇的手。说实在的,瞧着那双略有变形的大手,摸着他虎口坚硬的皮肤,捻着他指尖泛黄的老茧,我心有悸动,因为很难想象那些美妙的音乐是从这双手的指尖里流出来的,更想象不出那些流淌的音符背后还凝聚着多少辛酸的故事。

跟待人一样,刘育熙教授对待这把跟随他多年的小提琴钟爱之至。每次练习完毕,他总是用布把每一根弦擦得干干净净,把弓上的每一根马尾整理的顺顺溜溜。“你对它好,它才能给你好的回报。”邓克老师告诉我,有一次,在演出时因突然停电,刘教授所用的小提琴边上碰掉一小块皮,那一个晚上他都没睡好,第二天一早他就到演出场地寻找这块碎片,终于把这块形同木屑样的东西找了回来!刘教授解释说,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保证小提琴的完整性。据邓老师介绍,为了一把琴的音色调整,刘教授会想尽一切办法,有时甚至到国外找人调试。

在跟随刘育熙教授巡演的这些日子里,我在想,当一个人把自己的事业作为生命的一部分甚至是全部来追求的话,还有做不好的可能吗?

 

把最美的琴声传递出去是他的幸福

 

有一首歌曲叫《幸福在哪里》,歌中唱到“幸福在劳动中,幸福在辛勤的汗水里”。劳动中的幸福才是真正的幸福。对小提琴演奏家刘育熙来说,他的幸福就是把音乐、把琴声传递给广大的人民群众。

在和刘教授一起的这些日子,我了解到,每年他都要到大学、部队、工地等举行演奏会,他演出的场次已达400余场,人次难计。人数最多的一次是在三峡大坝的建设工地上,观众有上万人;观众最少的一次是他在沂蒙山区为五位为全国解放做出贡献的“红嫂”进行的专场演出。此次到联邦制药巡演,是他生平第一次到外资企业、到工厂为一线工人进行演出。

说老实话,在演出之前我曾担心:小提琴这样高雅的艺术,我们听惯了流行歌曲的广大工友们能接受的了吗?其实我的担心是多余的,这个问题刘教授已考虑在先了。演出前他让邓老师发给我一个节目单,节目单中除少数几首世界名曲之外,“刘氏三杰”的名作和中国名曲为主要演出曲目,在巴彦淖尔演出时刘教授还特加了一首内蒙名曲《牧歌》,这些入微细致的安排能看的出,他把观众放在了首位、装在了心里。

在中山坦洲工厂的那场演出,由于场地周边乱,场内主持的我隐约可听见小贩的叫卖声和流行乐的低音振动。行吗?我心里打着小鼓!我看看舞台上的刘教授,但见他非常尽情地投入到音乐之中,似乎没受到一丝干扰;再看场内,听众们都在尽心聆听,外面的杂音好像不存在。每曲演奏完毕,场内都报以热烈的掌声。

坦洲演出后的第二天,我向刘教授讲述了我当时的担忧,没想到他告诉我:“在舞台上我听到的只有钢琴伴奏,心都在琴上,是不受干扰的。”邓老师介绍说:这不算什么,有一次演出时,演出大厅的吊灯掉下砸在台下,幸无伤人,待收拾完毕,育熙照演不误。在舞台上他的心是非常静的,他要把最好的东西送给观众,演出是他最幸福的时候!

在陪同刘育熙教授巡演的这些日子里,我们也曾探讨了“艺术为谁服务”“艺术的生命”等一些老话题,这些问题别的艺术家是怎么想的我不清楚,但对刘育熙教授来说,他已经用实际行动为这些问题做了最好的注脚。

几天前,蔡金乐主席问我:“刘教授这次在几个工厂的演出成功吗、精彩吗?”我的回答是:“过几天才能告诉您!”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成不成功不是我这个组织者说了算,精不精彩也不是刘教授这位演奏家说了算,是要群众——我们的干部员工说了才算,我想,他们的评价才是最终的结论。(2012年1月3日初稿)

下图:刘育熙教授到珠海

把最美的琴声献给劳动大众(图) - 牛老三 - 牛义顺的博客

 练琴

把最美的琴声献给劳动大众(图) - 牛老三 - 牛义顺的博客

 在坦洲

把最美的琴声献给劳动大众(图) - 牛老三 - 牛义顺的博客

 出场,站在刘教授边上的就是钢琴美女王墨卿

把最美的琴声献给劳动大众(图) - 牛老三 - 牛义顺的博客

 刘教授和夫人邓老师

把最美的琴声献给劳动大众(图) - 牛老三 - 牛义顺的博客

 练习

把最美的琴声献给劳动大众(图) - 牛老三 - 牛义顺的博客

 刘教授和老朋友

把最美的琴声献给劳动大众(图) - 牛老三 - 牛义顺的博客

 排练中的刘教授

把最美的琴声献给劳动大众(图) - 牛老三 - 牛义顺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10)|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