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牛义顺的博客

这是老打工仔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未标注文章均为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日志

 
 

一言难尽说爷爷(更新)  

2012-01-01 21:33: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牛义顺

爷爷是做什么的,很多朋友是知道的,但我不知道也不清楚,因为我没见过爷爷,更不清楚那段过去的历史。

中午吃饭的时候,大哥谈起我前几天的博客:《疤痕,记录时代的印记》,在回忆以往岁月的时候,说起了自己的家世,谈及了我许多不知晓的家史,这让我有点开眼!

大哥和二哥跟爷爷相处过几年,我出生的前一天是爷爷告别人世的日子,这也是我名字中“顺”字的由来。

爷爷是做什么的?

爷爷是做什么的?这对我来说是个迷,但把大哥和二哥搜索的回忆片断串起来,虽让我大至知道爷爷的一些琐事,仍然很难描述爷爷是做什么的。

爷爷这辈子做过很多营生,说他是农民,他不只是靠种地为生,其中有四年还被打内战的军伐部队抓了丁,服了四年的兵役、打了四年的内战,现在只知道他参加过直奉战争,就我们临漳的地域来说,他当奉系的兵可能性不大,当吴大帅(吴佩孚)直系的部下倒是有可能。

说的是,民国的某一年,在地里干活的爷爷被路过的部队抓了去,在一个部队里当了大头兵,在哪些个民不聊生、混战不断的年代,当兵或是个活命的路子之一。那时候村里没有电话更没有手机,已是父亲的爷爷也通报不了什么信息,只能跟着部队四处征战。据两个哥哥讲,他在很长时间里就一个任务挖战壕。如果按今天兵种的分工,他可能是一位工兵。后来在一次战斗中,死中得活的爷爷逃回了家乡。但回到家里的爷爷在屋子里看到了桌上供着“牛氏泽芹”的牌位,在问过苦命的奶奶之后,才知道,村里人以为久无音讯的他早死了!这次的军旅生活让爷爷开了眼,活命“保存有生力量”可能是他的指导思想,如果照这个思路分析,也就不难解释他后来卖子求生等一些现代人难以理解的举动了。

爷爷曾很长一段时间从事相关的“医务”工作,说他从事“医务”工作,不只是因为他行医(类似现在的村医),听别人介绍,爷爷在行医的过程中还带有一点“巫”,类似过去的大神、神汉之类的方法。

在我的记忆之中,爷爷过去留下的一些传统医药工具今天想起来很奇怪,什么药鼓、药兜什么的。在我儿时,许多人得了喉病还是来我们家,由我母亲将药用铜药鼓将药吹到相应的位置。后来我才知道,当年的爷爷最拿手的就是治各种喉咙疾病,而且在方圆几十里有影响。说是有一次,爷爷正在田里看地(当长工),来了一匹快马,请爷爷去出诊。原来,当地的土匪头目(民国时期我老家一带土匪猖獗)的儿子病了,是一种咽喉病,探访了多位高手认为土医牛泽芹最拿手,于是找到爷爷。爷爷是个厚道人,司令(对土匪头目的称谓)高看是幸运也是风险,但结局是爷爷用三四天的时间将土匪司令儿子的病治好了,但遗憾的是,当他回到自己的窝棚时,全家最值钱的那套破被褥,被可能更穷的人给偷(拿)走了,让爷爷很生气,但司令一家得知这一情况后,做了一套新的被褥赠送给爷爷,从此让爷爷的声名更响。

在行医(好像那个时代不要执照)看病的同时,爷爷还运用一些“风水”“阴阳”理论给别人看宅基地什么的,尽管我们家穷的房无一瓦、地无一垄,但爷爷靠这个也给众多儿女的穷家挣口饭吃。有时我在想,爷爷要是生活在这个时代,水平或不比南京大学风水学专业的人士水平差。但爷爷在风水上的成就没听到有什么过人之处。

每年在老家过春节,我都要写一个牌位,内容是:供奉云梦山祈氏老祖。以前只管写,并不问其中之内容。后来大了,我问老爹:祈氏老祖是谁?老父亲含含糊糊介绍几句,让我云里雾里。今天曾跟爷爷睡在一起的大哥说:祈氏,是爷爷学阴阳风水时的师父,为感谢师父技艺传承,爷爷只能每年遥祭这些关照过他的前辈们,并让后人永记不忘。到今天我们老家这个牌位依旧和诸神供在一起。

爷爷虽是个老农,但他粗通文字,能看懂文言文的医药书籍,我们家现在还有几本这种线装本的老书。爷爷的文化功底概与其曾经为秀才的父亲有关系。据说我的太爷爷曾是以教书为业的秀才,也有人说曾为举人,只因吸大烟(鸦片)而误了前程。不管什么,祖爷爷手上家业败落是铁定的事实,以至于牛姓的我们,远迁到现在的临漳县南羊羔,我们家是村里的独姓,只一户!这也不难理解我父亲没上过学能断文识字的原因。

爷爷是个胆小的人,虽见过一些世面但还是没有逃过那个苦命时代的折腾,做过到死也原谅不了自己的事,这就是卖掉了两个亲生儿子!

我的小叔叔石平(原名:牛梦湘)生前告诉我:你爷爷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差点吓个半死!

民国二十年前后,为了整个家里能挺过苦难的日子,爷爷决定把二儿子卖(送)给邻县磁县的一户没有男丁的姓秦的大户人家。去送孩子的这一天,邻近的一户姓石的大户人家见奶奶抱着一个小娃娃也挺好,就动了念头:“把这个孩子送给我们吧!”石姓大户家人说。现在想来,爷爷和奶奶做了他们可能这一生最痛苦的决定,将两个孩子都卖(送)给了这个叫西来村的两个富裕大户。后来奶奶思儿心切,曾步行五十里去探望两个儿子,可人家死活不让见面,悲痛的奶奶连气带病,回家不久便一命归西!我们家一家三姓,记录的也是一个时代,一个悲残的时代!

让人欣慰的是,我这两个叔叔在抗战时期先后加入了抗日组织,并成为坚定的共产党人和抗战积极分子。

1948年,在中原野战军搞后勤车修的小叔叔打仗路过我们的临漳县,乡情勾起了他对亲人朦胧的思念。经上级同意,叔叔凭着记忆,打听着找到村里,找到在岳姓家当长工的爷爷。当时的小叔叔一身戎装,他的出现把个爷爷吓得浑身哆嗦。叔叔说:“老乡,你不要怕,你知道我是谁吗?”爷爷惶恐地摇着头。“我是你的小儿子!”……

当时的场景叔叔没向我描述,但我想一定是电影手法描述不出来的。当时叔叔不知道生母思儿心切,早已经离开了人世!

叔叔回忆说:当时家里没吃的,我解下自己的干粮袋支起一个锅灶,爷俩分别二十年后吃了一顿团圆饭!

……

在后来的一天,小叔叔见到了在皮定钧司令员队伍中的二叔叔秦日明(原名:牛梦林),告诉他:“我找到爹了,娘死了,我们下次一起回去吧。”不曾想二叔叔很坚决:“不回去,是他们不要我,我不认他们!”倔强的二叔叔真的没来家认门。

共产党夺了天下,二叔叔秦日明在政府里当了个小领导,而且是配有手枪的领导。有一天,在某地当人武部长的二叔叔帮助审核一场官司(当时政府可能兼有司法职能),这场官司跟我们家里发生的事差不多,也是父母把儿女卖给了别人,现在解放了,卖孩子的一家想把孩子要回来。但是收养的这家死活不肯放孩子,官司打到政府,二叔叔问卖孩子的这家人:“你当初为什么把孩子卖给人家,难道你不知道后果?你现在反悔不应该呀!”不想这家人告诉审理的叔叔:“秦同志,俺要有一点法子也不能卖孩子呀,当时我们要是不卖孩子一家人都得饿死……”通过审理这个案件,二叔叔认识到爷爷和奶奶当时的处境,很快回家认了祖,一家人从此开始了往来。一度两个叔叔想改回“牛”姓,但念及养父母的恩情,也就打消了这样的想法。

今天是新年的第一天,一家人高高兴兴聚在一起,但回顾以往,话题也是很沉重的,让我浮想联翩。今天说说我不曾相见的爷爷也是希望我爷爷那个时代的悲剧不要重演。

下图是我的父亲与叔叔,爷爷的照片北京有一张,抽空放上。

爷爷是做什么的? - 牛老三 - 牛义顺的博客
 
下图是爷爷唯一的一张照片,我推断应是五十年代的照片
 
一言难尽说爷爷(更新) - 牛老三 - 牛义顺的博客
 
下图是二叔叔
 
一言难尽说爷爷(更新) - 牛老三 - 牛义顺的博客
 
下图是三叔叔

一言难尽说爷爷(更新) - 牛老三 - 牛义顺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685)|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