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牛义顺的博客

这是老打工仔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未标注文章均为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日志

 
 

烟草人士当选表明中国工程院已沦为名利场  

2011-12-12 09:11: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牛义顺

作为一介草民,工程院这么高级别的科学单位的风吹草动好像跟咱没啥关系,一不影响咱吃二也不影响咱喝,但作为中国的一个公民,草民我看着就是不顺眼,如果什么人都能进工程院,什么行业的人都能当院士,那么原本是中国最高科学机构的这工程院在老百姓的心里又将是吃干饭、忽悠群众的骗子院,其中国科技带头兵的作用将会丧失殆尽,更不要说领导全国人民攀世界科技高峰了!

今天早上读新闻,知搞烟草的也进了中国工程院,于是我突发奇想,长期在社会上混的行窃的小偷、大盗是不是也可以参与评选或入选工程院院士?他们也有自己一套系统理论的,他们怎么偷,用什么符号,偷哪个当官的是有相当周密计划的,这其中的杰出之偷是否也可申请?烟草对人身体健康百害,小偷、大盗对社会也百害,烟草人士能当选,有理论的神偷也应当能当选院士!

上面的比喻或不甚恰当,当什么人都能进中国工程院当院士的事实说明,这里已不再是神圣的科学殿堂而是一个名利场,其科研的最高机构的职能受人质疑毫不奇怪!

本人老早听说,进入工程院需要大量的什么投入。当时咱听听也是一笑置之,以为是个笑话,后来我得知一位被提名的人的实际情况之后,简直苦笑不得,工程院在草民我心目中的地位顿时一落千丈。前几天一位入选的院士草民我还是熟悉其一二的,那个不学无术的“马屁精”俺觉得原本不可能的事,竟然当选了,就是事实!呜呼,难道新中国的科学机构也可能X通神路、无所不能?科学可以不攻难而是靠公关?

就说今天的这条新闻,烟草是个什么东西,谁人不清楚?这些损民的玩意儿研究的再好有多大社会进步效应?难道是变相鼓励全国人民高举烟草旗帜不成?草民我觉得,烟草进入工程院,很可能烟草流通中的某些成份击倒了某些评审的“公正”专家,让他们在迷迷糊糊之中将烟草人士推上了位!

以前许多当官的当院士,当官的被老百姓揭了皮,不合社会进步的糟粕(或可能有钱)又上了位,真让人不知说什么好。

唉,官本位、钱本位!我心里的那个神圣的工程院哪,你死的好惨哪!

 

 

 

附:工程院“烟草院士”当选遭多方质疑

2011年12月12日 01:00

来源:京华时报 作者:商西

字号:T|T1401人参与0条主评论 18条评论0条总评论 打印 转发 新晋院士研究高效杀人?

 

“研究更高效杀人,却当选院士?”12月8日上午10点,网友刘志峰发微博,质疑工程院新晋院士谢剑平,“中国每年上百万人因吸烟死亡,而政府却沦为GPD的奴隶,资助这种坑人的研究”。

 

一石激起千层浪,人们纷纷将目光聚焦在这位新院士身上。

 

1959年出生于江苏常州,23岁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化学系,3年后获郑州烟草研究院工学硕士学位,现任该院科研副院长,今年52岁的谢剑平,历经4年3次提名,终于当选工程院环境与轻纺工程学部院士。

 

新华网河南频道9日刊登报道《在卷烟“减害”研究领域求突破》,文中引用谢剑平的话“减害降焦是我们烟草科技工作者的责任和使命”。

 

这正是他的研究方向,探索有中国特色的卷烟“减害降焦”法,并引入中草药,选择性降低烟气有害成分,研制开发“神农萃取液”。

 

当选院士前,谢剑平已三度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早在19年前,他已成为“烟草系统有突出贡献专家”,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郑州烟草研究院是我国唯一直属于国家烟草专卖局,即中国烟草总公司的烟草科研与开发机构。该院名誉院长、92岁的朱尊权院士,是此前我国烟草行业唯一一位院士,也是谢剑平的导师。

 

记者数次尝试联系谢剑平,遗憾的是,数个电话及短信均未得到回应。

 

2质疑

 

“降焦减害”是个伪命题?

 

事后,网友刘志峰坦言,与谢剑平并无个人恩怨,封其“杀人院士”有点偏激,但他坚称,以卷烟“降焦减害”等方式降低大家对健康危害的防范,是更长远而隐蔽的“杀人”,这项研究本质上助力烟草。

 

随后两天,著名打假人士方舟子、国家控烟办主任杨功焕,也相继在微博上公开质疑,矛头直指谢剑平所做的研究——卷烟“减害降焦”。

 

“这是个伪命题,降焦根本不能减害,是全世界已认同的科学道理”,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最早介入控烟的工作者杨功焕直截了当地指出,谢剑平的研究“一点都不新鲜”,几十年来、多个国家、成千上万个研究早已证明,任何降焦、任何添加剂,包括中药,都无法让卷烟“减害”。

 

方舟子列出《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条文,上面明文写道:“烟草制品使用‘低焦油’等词语属于虚假、误导、欺骗。吸极低焦油、低焦油卷烟患肺癌死亡的风险和吸中度焦油卷烟一样”。

 

对于谢剑平的创新研究——在卷烟中添加中草药,选择性降低烟气有害成分,方舟子也毫不留情地指出,“降焦本来就够骗人的了,这中草药减害就更害人了”。

 

新探健康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王克安也认为,加中草药的方式“可笑”,卷烟一燃烧,有害物质必会产生,且香烟与食品添加剂不同,不存在量多少的安全水平。王克安直言,研发“无害”卷烟不可能实现。

 

3质疑

 

经费来自烟企如何自律?

 

杨功焕表示:“我们都知道,一个科学研究要公正的话,不可以拿企业经费来做,而谢剑平所在研究院直属烟草公司,几十项研究都是烟草业界资助的,在这方面怎么自律?”

 

她指责谢剑平拿烟草业的钱做研究,公正性难以让人信服,客观上起到帮烟草公司营销的效果。“国际上包括世界卫生组织,把拿烟企钱做研究的人都列入黑名单,予以公布。而我国确实有不少烟草企业拿钱收买科学家”。

 

“我并不是说研究烟草的人就不能当院士,但他研究的是降焦减害,这会误导老百姓吸烟,帮助烟草企业卖烟”,杨功焕介绍,“低焦油”成为很多卷烟厂主打品牌的营销策略,而近几年我国卷烟销量一直增长,公众误以为真的低害,反而吸得更多,减少了戒烟意愿。

 

就在前天,疾控中心受卫生部委托,正式发布《全球成人烟草流行病学调查——中国报告》。调查发现,我国有85%的人不知道,或干脆认为低焦油香烟少危害,甚至医生、教师等高教育水平人群的错误认识比例更高。

 

资料显示,除烟草公司经费外,谢剑平还主持、负责过国家科技部、自然基金委等资助的重大项目。“在国外,政府绝对不可能拿钱资助这样的研究”,新探健康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王克安认为,这项研究不仅不能保护人民健康,反而可能增加吸烟者数量。

 

4质疑

 

谢剑平该不该当选院士?

 

质疑焦点最后落在这里:谢剑平应不应当选院士?

 

“这是中国科学界的耻辱!这是中国工程院的耻辱!”在微博上,杨功焕连用两个感叹号加“耻辱”,表达对“烟草院士”谢剑平当选的惊愕。她表示,是我们参评院士群体不了解全球健康研究的进展,集体“无知”,还是因为其他原因而“劣币驱逐良币”?

 

谢剑平所在学部,在工程院9学部中规模最小,除资深院士外剩余34人,只需2/3投票通过即可,相比其他学部更易当选。同时,该学部大部分为环境、气象、海洋等领域专家,与烟草科技相距较远。

 

“如果放在医药卫生学部,肯定不可能当选”,王克安认为,因此研究关涉健康,更合理的方式应有医药卫生学部相关专家参与评审。但目前仅工程管理学部候选人会放到相关学部,其余均由本学部内部选举产生。

 

据公开资料显示,谢剑平2007年、2009年、2011年连续3次以“部位遴选”方式参选,即由所在单位提名,报送归口部门,前两次分别止步于第一轮、第二轮评审,这次终于笑到最后。

 

“院士评选机制有很多漏洞”,方舟子认为,每间隔两年评选,“回炉”院士多,新增院士质量贬值,且目前的选举方式易导致各机构包装候选人、大肆活动、造势炒作等现象,“国外院士选举,被提名者自己都不知道,内部推举然后投票,其他机构很难掺和进来”。

 

■回应

 

工程院副院长旭日干

 

众院士投票自有其道理

 

就相关质疑,工程院副院长旭日干表示,因其自身所在非环境与轻纺工程学部,对专业情况不了解,因此不能妄下评判,也无法回答专业性的问题。“学术上的不同看法也是允许的,有不同想法可以向工程院反映,我们有专门负责处理的”。

 

对于工程院在院士选举中,是否会考量研究的独立性、公益性等问题,旭日干表示也不好回答,“所说的是不是这回事,我不清楚”。他同时认为,经两轮选举,且当选不是一票两票,而是那么多院士一起投票选出来的,“总是有道理的”,但具体需问专业人员才能知道。

  评论这张
 
阅读(203)|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