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牛义顺的博客

这是老打工仔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未标注文章均为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日志

 
 

安民的故事  

2009-10-16 20:53:16|  分类: 我的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安民的故事

牛义顺

不知怎么的,童年时小伙伴的身影老在我眼前晃荡,特别是那个安民。

今天我请老家来的客人吃饭,席间谈到了以往的岁月,特别是吃鱼的时候,我又想起了安民。

安民和我同岁,只是比我小几个月。在我记事时,因为他有一顶别的小朋友所没有的带风镜的飞行员帽子而格外神气。安民家住在街的西面,我们家偏东,所以来往不是很多。但是因为我在小朋友中唱歌唱的好,所以小有人缘,安民因此对我也很好,见了我 亲切,这大概是早年我的粉丝吧!

我记得是八岁那年,天气好像刚入秋,人们穿上夹袄的时候。有一天,我到西街去耍,正好遇到安民,“顺子,到俺家来吧!”安民一股神兮兮的神态。那时的农村的孩子们没事做,不像现在的功课这么多。“什么事啊?”我问!“我们家里有鱼,我叫你吃鱼肉!”安民伏在我的耳朵上说。

哇噻,那个年代,对我来说,鱼只是文字上有的东西,能见到鱼并且有可能吃上鱼肉,这是个什么刺激?那一刻我迈不动道了,那里也不想去了,静下来与安民玩。安民告诉我,鱼是他爹跟伯伯一起从远方的河里打来的,晚一会儿就要炖着吃!说真的,我们家那块,什么东西都炖,全是“粗放型”的。

中午到了,安民家里开始吃饭了,安民让我在大门外(也就是个土墙外)等,老半天,安民出来了:“顺子,中午没有炖鱼,后晌才炖”。这一句话让我的心里凉了半截。只好悻悻而回。嘴里憋了半天的口水瞬间咽了个光。回到家里吃了半个黄面窝窝,对老娘的问话也是语无伦次。

下午我去打猪草,满身的臭汗,鱼和吃鱼的事早已忘得一干二净,回到家天色已黑了下来。“西头的安民找你玩呢。”老娘说。他找我,不会又是骗我!我没回答老娘的问题,径直去拿东西吃。

“顺子”,门外有人叫我。哦,是安民。我推开栅栏,只见安民笑嘻嘻站在门边上:“顺子,鱼肉我给你带来了”说着他从兜掏出一堆用纸包着的东西,纸都快要碎了,但香味还在。这真是鱼肉……我第一次吃到了鱼!

 

安民上学晚比我低一个年级,但总能跟我玩到一起。

安民家几代单传,他是老大,他娘又给他添了两个妹妹,所以他更受父母宠爱。他在家里时,他常对母亲和妹妹不讲理,但和小朋友在一起的时候很懂规则。

安民姓孙,父亲名山,是一个高高大的人,喜欢说一些别人不知道的外面的新鲜事,每次讲完一件事都会加上一句:“这些都是秘密,可不能外传!”开始可能信的人还比较多,但时间长了街上的人都说:“孙山爱吹牛。”

可能是听父亲讲"机密"事情多的缘故,安民有时也爱讲一些所谓的神秘故事,但讲的多了小伙伴反到少了。但我们一直玩得不错,在我的记忆里没有吵过嘴,打过架。用今天的眼光来看,安民这孩子还是心地善良讲诚信的。虽然我再也没有吃过他家里的鱼,但在见面时总还能聊得来。

可能是家里独子的原因,安民小的时候胆子小,上到初中就不再读书了,我因为在县城读书接触也就更少了。但在麦假和秋假还总能在打草时碰个面,聊个天,可是所谈的内容越来越少了。

安民的母亲姓甚名甚我不知道,但她有一个全村老少都知道的响亮外号:大辫子。“大辫子”的绰号是因为她辫子粗大而得名。但是她在全村著名,则是因为她与一个“XX长”关系非同一般而来的。他们俩好的最后结果是,“XX长”的老婆以上吊自杀结束了年轻的生命。因为“XX长”老婆娘家人不让下葬,这事后来惊动了公安局,最后的处理结果是以“免职、开除X籍”通报全村了事。事后听西街的小朋友们讲(估计也是听大人说的),“XX长”与安民娘好上以后就经常打骂自己的老婆,弄得这位可怜的七个孩子的母亲黯然伤心,最受不了的是,有时还得当他们俩的观众……

这件事发生后,小小的安民日渐孤立,许多人不让孩子与他太近,似乎怕学坏什么的。再这以后我也听说过有几个同龄的小伙伴还跟他干过几仗,其中一仗还打到了县里的公安局。因为自己的娘名声臭了,以至于当儿子的安民做人也难了,这是农村的一个真实的现状。

我最后和安民聊天是十八岁那年,我在家务工,路上安民碰见我,向我打听县城里一个无赖的情况,因为这个无赖比我高一年级自然是有所了解。安民向我眉飞色舞讲了这个无赖到他家里的一些表现和衣着(其实当时也就个喇叭裤、蛤蟆镜一类的东西),讲到高兴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我听着,跟着他笑了笑。

我最后一次听到安民的消息,是我在军校读书时的一个暑假(应当是二十三年前),老娘告诉我说:“安民判刑了,过几天就枪毙!”听了这消息,我的脑子“嗡”的一声响。什么事这么突然?我问老娘。“他杀人了,把王家的老二杀了,把老大捅成了重伤……”老娘气愤地说。

原来,王家与安民家的责任田是相邻的,那一年两家都种了棉花,也是在秋收的时候,安民的两个妹妹因为一件小事与同在田里干活的王家人发生了点儿口角上的冲突,两个妹妹到家后便把这件事讲给了母亲大辫子听,本来不是个了不起的大事情,但大辫子哪里吃过这亏,顿时火冒三仗。

安民那时已经结了婚,小孩还不满周岁。当时刚有点开放的苗头,他常跟父亲一起到外面做个工什么的挣点儿零钱,他回到家已是傍晚,然而疲惫的他和父亲刚到家就被大辫子叫了去一顿臭骂:“你们两个没用的东西,我们被别人欺负到家了……,安民你要是不跟你妹妹出这口恶气,你就不是你爹的种……”在大辫子的激将之下,两个疲惫的男人瞬间象吃了兴奋剂顿时昏了头,安民操起一把杀猪刀,他父亲老山拿了根棒子就往王家闯。

王家并没有做什么理亏的事情,自然也不知道大祸即将临头。当正在吃饭的老二猛然发现安民已提着刀站在自己面前时,已经晚了!还没等老二说话,安民的刀已经扎了进去,过来救弟弟的老大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被疯狂的安民又是一刀……

孙家爷儿俩飞快地回到家里,大辫子以为事情不大,让安民快到派出所自首:“不怕,咱有关系!”……

故事的结局是惨的,安民死了,父亲逃了(至今无音讯),媳妇改嫁了,家园荒废了!两年前在老家我见到大辫子,她变得苍老而孤独,她跟我说了什么我早忘记了,只用了几个“嗯嗯嗯”来应付,对这样一个老者,心里不知道是该尊重还是该……

一个儿时的伙伴说,安民最后的信是写给媳妇和儿子的,写得很悲!

  评论这张
 
阅读(236)|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