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牛义顺的博客

这是老打工仔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未标注文章均为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日志

 
 

从“陈寅恪有什么了不起?”说起  

2009-07-21 11:28:50|  分类: 心有所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陈寅恪有什么了不起?”说起 - 牛家的老三 - 羊羔村的牛老三     

(1890-1969)

 

  陈寅恪是著名的国学大师,也是刚仙逝的季羡林先生的老师,他老人家对佛学和史学的研究有相当的成就。

      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经济困难时期,中山大学决定对生活清苦的陈寅恪实行特殊照顾。所谓的照顾就是每日供应陈教授四两肉,其妻唐女士二两肉,这在当时也是了不起的事。初闻学校的照顾陈先生挺高兴,可听到膳食科长发牢骚说:“六两肉就是十二个人的分量”时,脾气古怪的陈先生脸色突变。

      随后,陈先生告知副校长陈序经:我们家不需要每天六两肉的照顾。陈副校长即把此事向校常委作了汇报,校常委很重视,马上召开了专门会议商讨此事。会开得很紧张,与会者大多认为膳食科长没有错,有位干部甚至拍着桌子说:“陈寅恪有什么了不起?他能生产一亿斤粮食出来,给他什么都可以。”.......

       对这件过去已有五十年的事情,不少人有着自己的观点,我拉看法是:把文化的东西用物质去度量,是一种精神上的白痴!

      国民党上将白崇禧的儿子台湾作家白先勇说的好:“要说文化经典没有用,真是一点儿用都没有,也不能救国救民。杜甫的《秋兴八首》救不了大唐的衰退,福纳克的小说挽救不了美国南方的没落,他的《声音与愤怒》与美国的当代科技兴盛毫无关系。要说文学经典有用,可以说它是一个民族心灵的投射,一个根源。中华民族如果没有屈原、杜甫、曹雪芹,我们这个民族将多么苍白;如果没有福克纳的小说,美国的精神文化就缺少了一个大角;英国如果少了莎士比亚,简直不可思议。”

       我们现代生活中有的人很富有(且不说财富从何而来),但其精神生活苍白的一塌糊涂,前几天那些被抓被判刑的明星不就是如此吗?不少人把(物质)钱作为自己的神来顶礼膜拜,在物质严重匮乏时在这方面多花点心思可以理解,而当生活有着之时仍把一生的事全放在追钱(物)上,这种生活怕是要出问题的。蔡金乐先生是个大老板,有一次和我谈话时讲到:“我其实就是一个社会财富的看护人,所有的资产是社会的不是我个人的!”他的这种心境对不少人来说或许今天尚难理解,可等你到一个水平的时候你就会明白。当然,这个水平既是年龄的又是修养的。

        我到今天也不理解李友灿(河北一贪官,在屋内放7000万,不花费,没事就数数,最后死刑,钱充公)的行为,不明白那些嘴里说的一套,做的又是另一套的那些人的本领,我也承认人家这也是功夫!心口不一,没有高级间谍的心理水平你能玩的转?但间谍的终极目标是为了个“主义”,而心口不一的人是为了钱(物),从马斯洛理论上讲,心口不一的拜物主义者要比人家追求精神目标的境界低多了!

       人与其它动物的最大区别在于思想,是精神层面的,如果不加强自己的修养,而是削尖脑袋敛财聚物,这生活质量是可想而知的。

        早上,一个朋友在留言中对目前的不公有一肚子怨气;我知道这位朋友是有才干的,但你命不好只遇见农夫没遇见伯乐,这也是大麻烦;就目前来说,由于大环境不好,即便是你遇见伯乐了,可他也被人控制或收买了,不按标准拿捏了,你照样也没太好的办法。面对这种情况我们怎么办?我的意见是:不管富日子也好,苦日子也罢,咱好好过,认真过,只要充实生活不见得质量就低!那些物质上是爷爷,精神上是孙子的人,因为整天在想着编造假、大、空的东西,活跃在阴暗的角落里,生活质量也不见得就高。

      物质和精神(文化)是一个人或一个集团(国家)前进的两条腿,缺少那一条,或长短不一,都不会有好结果,您说呢?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